今天是:  時間:
 
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農村建設 >> 閱讀文章  

農地流轉進入倒計時 确保農民獲益需明晰産權

2013-12-06 11:15:3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浏覽:1379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新土改方案正在加速設計,農地流轉進入倒計時。據稱已屬于農村建設用地的土地,又符合城市土地規劃的“存量農地”,先期改革可能性最大。另據報道,農業部官員已開始研究農地流轉價格評估辦法。

  農地流轉是個寬泛的概念,至少應包括耕地流轉、集體建設用地流轉等方面。其實農村中自發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轉讓從上世紀80年代就已出現,因爲大量農民轉向第二、第三産業,将土地轉給親友,這是一種自發自願且基本公平的交易。而近年來出現的一種新形式是資本下鄉整合農村土地,這引起了對失地農民問題的擔憂,從而使争論變得激烈化起來。

  從理論上來說,土地自由流轉在資源配置和效率方面的意義不容置疑,有利于土地集中經營以獲取規模經濟效益,更有效地利用我國日益緊張的耕地資源,節省出來的土地可以朝向效益更高的用途方向轉變。但産權經濟學的原理認爲,交易主要不是人和物而是人和人的關系,是财産權的交換,而一方的财産權不清将導緻弱勢權利人被迫過度犧牲等公平性方面的問題。所以我們不能一概而論地判斷農地流轉的合理性,其是否爲産權清晰的權利人之間自願、公平的交易,也是個重要的标準。

  而我國當前一個很大的難題就是農地缺乏清晰産權,集體土地所有制中所謂的“集體”經常是虛置的。土地問題所涉的根本是對土地上産生的各種财産權利的分配問題,而農民和代表他們的“集體”之間的分配結構并不明晰。這個模糊的“集體”往往在農民需要保護時不存在,而在處分、轉讓土地的時候,在與農民分利的時候,就以強勢的面目出現了,且往往是自稱爲集體利益代表者的基層政府。爲了避免這種以“集體”爲名義的侵奪,就必須從法律上明确雙方分别可以從轉讓權益中獲得多少份額。

  同樣的問題在集體建設用地上也存在。在我國農村集體土地被征爲國有土地之後才能出讓,而土地用途轉變産生的級差收益往往歸于地方政府,農民隻能從中分得很少的一杯羹。所以就必須通過明晰産權來确保農民能從土地增值收益中獲取一定份額。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租賃、入股,實現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是保障農民權益的前提之一,而合理分配結構的設定同樣重要。

  改變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下的土地零散分割局面和實現土地集約經營,是必然要走的路,但在此過程中還要考慮其他價值目标,如耕地保護和國家經濟安全。對中國農民來說,除非是已在城市争取到穩定收入和地位的農民,否則土地作爲其最後保障的價值仍然存在,所以不能任由不公平的農地流轉侵犯農民最後家園。要消除人們對農地流轉的疑慮,最終還需完善基本社會保障制度,才能逐漸完成人口從農村向城市轉移這個痛苦卻又不可避免的現代化過程。

              
 
葡京娛樂場官網_新葡萄京網上娛樂場官網_【澳門直營】 https://www.nx003.com 聯系人:郎先生 職務:協會會長 聯系電話:0771-6758160 聯系QQ:324253328
聯系郵箱:gxnyxh@163.com 郵政編碼:530007 辦公地址:南甯市高新區濱河路5號中盟科技園4號樓七層701號 桂ICP備17007399號
最佳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議使用微軟公司浏覽器IE6.0以上 技術支持:南甯盛傳網絡